在河中畅游的野孩子 — 记3月8日“河”酒吧的演出

由 zenmonk 于 星期日, 2009/05/10 - 04:44 发表

原文标题: 
在河中畅游的野孩子 — 记3月8日“河”酒吧的演出
正文: 

昨晚,三里屯南街上的“河”酒吧,照例是人头攒动,乌烟瘴气,而且人头中一半是洋头,瘴气中也夹杂着一股股可疑的味道。

九点多钟的时候,5个貌不惊人的小伙子上台了。两把木吉它,一把木贝司,两面手鼓,一架手风琴兼雨棍(竹筒式响锤),这就是野孩子的全部阵容。

第一个曲子是器乐合奏,在那如河流一般悠扬的手风琴声的衬托下,两把木吉它的声音好似河面上泛起的阵阵涟漪,让人心旷神怡。而背后传来的低沉的手鼓,又清楚地告诉我们,这不是一条江南小镇里的浊水河,而是一条流淌在山涧之中的清澈的小溪。

可惜的是,接下来的几首歌曲又把我拉回了三里屯。这里的音响有着全中国酒吧共有的毛病:比例失调,层次混乱,尤其是人声,简直不堪入耳,不仅根本听不清他们在唱什么,而且连和声都听不出来。大多数情况下,人声是现场调音最困难的部分,而对人声的还原是对音响最大的考验。我在国内听过的现场在表现人声方面都不能令人满意,说明国内的演出器材大概都不太好。

即使是这样,我还是从野孩子的演出中得到了很大的快感。他们的旋律带有明显的西域色彩,手风琴的加入恰到好处,我尤其喜欢两位主唱轮番演奏的木吉它solo,听起来特别过瘾。要说不足,就是他们的歌曲风格过于单一,有时手鼓好像有些多余。

但他们上半场的最后一首歌却让人为之一振。这是一首由新疆民歌“吉拉尔”改编的《流浪汉》,感觉真的好极了。如果说他们前面的歌曲好比在山中流淌的小溪的话,那么这首歌就好比是一个小小的瀑布,一泄而下,顺畅无比。

休息了半个小时后,下半场开始了。不知是因为他们调节了一下人声的比例,还是我耳朵适应了这里的音响,他们的演唱听起来清楚多了,我第一次听清楚了主唱那带有异域口音的演唱,也第一次体会到了和声的魅力。他们也终于拿出了看家的本事,歌曲质量明显比上半场好,风格也越来越多样,一首以口琴为主的吉普赛风格的作品特别出彩。酒吧里的气氛也给充分调动起来了,许多人都跟着打拍子,会唱的人都禁不住跟着他们一起唱了起来,场面异常火爆。最后他们以一曲《啊朋友再见》作为结束。他们唱到:“游击队员,快带我走
吧!”我倒是真想跟他们一起走,去西域的小溪中畅游。

我觉得听他们的表演应该是在一个共产主义国家里,而不是资本主义的中国。我想像中的场景应该是在一个鲜花一般的国度里,人们追求的是精神上的享受,劳动只是一种权力,一种休闲方式,而不是谋生的手段。在这样的劳动之余,人们欢聚在一起,听着野孩子的歌声,载歌载舞,尽情享受美好的生活。